1. <th id="8j1lb"></th>
    <rp id="8j1lb"><object id="8j1lb"><blockquote id="8j1lb"></blockquote></object></rp>
    1.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從疫情看深圳醫療:短板究竟有多短

      原作者: 卓泳 |原發: 證券時報網

      放大 縮小

      近期,隨著全國各地復工復產的推進,北上廣深等大城市在人口急劇流入之下成為疫情防控的重點區域。就深圳而言,一個很殘酷的問題在網上被熱議:如果疫情發生在深圳,現在會是什么樣的局面?這個問題揭示了深圳一個由來已久的“痛點”:醫療資源質和量都嚴重不足。


      無論是三甲醫院的數量,還是千人床位數,武漢都是深圳的兩倍,即便這樣,在疫情爆發后,也仍需全國各地的援軍支持。更何況,深圳要面對的人口,比武漢多了近50%。這就難免讓人對深圳的醫療資源負荷能力提出質疑和擔憂。


      在全國百城醫療資源排名中,作為萬億GDP俱樂部成員之一的深圳,在醫院數量、千人床位數、千人醫生數等排名中,竟被一些三線城市“碾壓”,在全國醫院50強排行中,深圳醫院也無一上榜,這與其經濟地位嚴重不匹配。


      醫療服務,是深圳1300萬常住人口,以及幾乎同等規模流動人口的剛需,年輕的深圳一直大力投入補短板,如今成效如何,未來需如何發力?


      醫療資源質和量雙雙不足


      香港保險是近年來內地居民熱衷的保障型金融產品之一。在香港保險中,有一類險種特別受內地居民歡迎——醫療險。購買了香港保險醫療險的投保人,如果不幸患上重大疾病即可選擇香港或者其他具有優質醫療資源的地區就醫,醫療費用由保險報銷。“我的深圳客戶購買醫療險的比例是非常大的,因為想著隔壁的香港有很好的醫療資源。”香港某保險公司經紀人費女士表示。


      多年來,深圳看病難一直飽受市民詬病,主要體現在小病中病預約時間長,大病本地難看好。“去年因為流感,跑了兩家我們區里的醫院,都沒檢查出是病毒感染,在治療時間上延誤了一些,最后去了市人民醫院才確診是流感。”家住深圳的鄭女士表示,因為之前沒有對癥下藥,整個治療的時間就拖長了。


      “深圳醫療服務的’病根’在于醫療資源總量不足,結構不合理,資源不均衡,特別是優質醫療資源不足。”兩年前,深圳市衛計委(現調整為衛健委)主任羅樂宣接受媒體采訪時曾這樣描述深圳醫療服務的現狀。深圳醫療的“短板”究竟有多“短”?


      從三甲醫院數量來看,根據《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2019》以及各大城市衛健委數據,北京三甲醫院有78家、上海66家、廣州62家、武漢36家,而深圳僅18,甚至被成都、鄭州、太原、重慶、長沙等多個省會城市遠遠拋在后面。深圳在全國的排名也在20名以后;從醫療機構病床數量來看,深圳約4.2萬張床位,僅為北京和上海的三分之一,廣州和武漢的一半。而人均床位數,也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2018年全國每千人口醫療衛生機構床位數6.03張,深圳為3.65張,尤其需要說明的是,深圳的千人床位數據,對應的是常住人口,而超過1000萬的流動人口,并沒有被納入該數據的總人口分母中;從醫療服務質量上來看,在復旦版中國醫院排行榜中,無論是全國醫院排行榜還是專科排行榜,深圳的醫院無一上榜;而在區域綜合排行榜中,只有深圳市人民醫院上榜。


      這是深圳醫療水平的真實寫照,對于實際管控人口達2500萬的深圳來說,這既是硬傷,也是隱患。面對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構建國際一流的整合型優質醫療服務體系、擴大優質醫療衛生資源供給”的目標,深圳仍任重道遠。


      學科建設缺失是“硬傷”


      許多人心中都有一個疑問,深圳創造了令全國矚目的經濟總量,有著全國最領先的創新體系,最優質的民營企業,最包容的社會環境,最宜居的自然生態,更是許多年輕人心向往之的就業之城。為何在醫療水平上,被眾多城市“碾壓”,至今未能很好地滿足本地居民的需求,更遑論覆蓋超過千萬的流動人口。


      2019年是深圳醫改十周年,十年改革投入的人財物力度空前,也取得了一些進步。數據顯示,十年來,深圳醫療資源總量翻番,其中醫療衛生機構從2597家增加到4390家,醫院從115家增加到158家,三級醫院從17家增加到42家,三甲醫院從5家增加到18家。千人病床數由2.2張提高至約3.7張,千人醫生數由2.2名提高到2.8名。此外,還有多項制度改革在全省乃至全國推廣。


      “深圳醫療水平發展的速度其實不慢了,但醫療短板確實很難補,能有現在的變化已經不容易了。”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異對深圳在力補醫療短板上取得的成績給予了肯定評價。但金心異也坦言,深圳雖然經濟實力強大,但醫療水平不是砸錢就能提高的,“就以有經驗的醫生來說,無論在哪里的薪資水平都不會低,深圳無法靠待遇挖來很多好的醫生。”


      金心異還指出,除了缺一批優秀的有經驗的醫生外,深圳醫療水平難以提高的根源在于科研水平的缺失,而缺乏好的醫學院校則是根源中的根源。這也正是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多次指出的,深圳在醫療建設上的重要教訓——沒有解決好學科建設問題。鐘南山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指出,改革開放之初,深圳從全國招聘了一批有名的專家,形成的局面是,每個學科都有幾個很出名的專家,但由于學派和習慣不同,在工作中造成了力量互相抵消,甚至把很多精力浪費在內耗上。“符合醫院發展規律的,更可能成功的做法是,一個醫院在一個學科引進一個優秀的學科帶頭人,由他來組建團隊,帶領學科發展。”此外,鐘南山還表示,有了醫學院,還要有醫學院的附屬醫院。醫學院負責培養醫生,附屬醫院則承擔了這些醫生畢業之后的科研實踐,這樣才能真正把醫學人才留在本地。


      醫改十年可圈可點但仍需反思


      可以肯定的是,深圳一直在提升醫療服務水平這條路上奮力追趕,而深圳的辦法是——創新體制機制。


      去年6月,深圳市衛健委發布了《關于深入推進優質高效的整合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建設的實施意見》,將全市現有23家市屬公立醫院和50家區屬公立醫院“一分為二”,即市屬公立醫院牽頭建區域醫療中心,“主攻”急危重癥和疑難復雜疾病;區屬公立醫院則建基層醫療集團,“主攻”占比高達90%以上的常見病、多發病。


      《意見》同時提出,到2025年全市將組建23個區域醫療中心“建高地”,20家基層醫療集團“強基層”,共同組成全市的“整合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具體而言,在“建高地”方面,深圳通過“醫療衛生三名工程”引進中國醫學科學院、香港大學、中山大學等名校來深辦醫辦學,建成12家大學直屬附屬醫院,讓市民在家門口就能找到名醫。“強基層”方面,深圳總結推廣羅湖醫改經驗,推動醫療服務重心下移和診療資源下沉,將健康服務延伸到每個社區、每個家庭中去。


      在深圳的“十三五“規劃中,社康機構發展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根據《深圳市醫療機構設置規劃(2016-2020年)》,深圳未來將重點加強一類社康中心的布局,以及在商務區、功能區設置社康站,到2020年,全市社康機構將達到1200家左右。


      深圳彌補醫療短板的另一個“武器”則是“三名工程”,即名醫、名院、名診所,該工程實施五年來,深圳共累計引進了245個高層次醫學團隊,6個名校名醫團隊來深合作辦院,成立了10家名醫診療中心,其中包括諾貝爾生物與醫學獎得主巴里·馬歇爾、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羅伯特·格拉布斯等國際一流專家。通過“三名工程”,深圳力圖快速提升醫、教、研水平,實現超常規發展。在深圳近期發布的《深圳市2020年重大項目計劃》共包含487個項目,涉及醫院新建或擴建項目15個。


      在金心異看來,深圳醫改十年,從數量上有了現在的成績已經很不容易了,但仍然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第一,基層醫療,比如社康的建設是否成功,能否引導居民小病到社康?第二,社區醫療體制是否合適,能否激活社區醫療的發揮作用?第三,現有醫院在空間布局是否有問題,目前深圳原關外地區尤其是非區政府所在地的街道醫療資源是非常不足的?第四,這些年深圳還面臨著醫院建設選址問題,這些都要考慮周到。第五,如何減少民營醫院的唯利是圖,社會辦醫提了很多年,但醫生的積極性、職稱問題都還待解;第六,能否探索慈善基金會、宗教機構辦醫之路?”深圳醫改取得很大的成績,但還有很多地方是可以通過自身的實踐為全國探路。”


      在鐘南山看來,深圳最有實力辦一流的醫院和醫學院,因為深圳政府給深圳衛生系統提供的基礎設施、醫療設備等硬件支撐都非常強大,應該最有條件開展學科內涵建設,希望深圳能利用好這些條件,繼續加大力度補齊醫療服務短板。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雨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