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8j1lb"></th>
    <rp id="8j1lb"><object id="8j1lb"><blockquote id="8j1lb"></blockquote></object></rp>
    1.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口罩產能急劇增加背后隱憂如何?

      原作者: 徐紅 羅祎辰 |原發: 科創板日報

      放大 縮小

      “為什么現在國內有那么多的口罩都爭著想要出口?海外需求旺盛固然是原因之一,但另一方面,這也是因為國內需求已經回落。”當談到企業緊迫的出口需求背后原因時,來自廣州奧咨達醫療器械服務集團的詹先生這樣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


      奧咨達為國內一些口罩企業提供國際產品認證服務,最近頻繁接到了各種咨詢電話。


      “中國的制造能力太強大了!疫情期間各類企業紛紛轉產擴產口罩生產,產能迅速膨脹。疫情過后,預計國內產能供應全球需求都綽綽有余!”12日晚間,當《科創板日報》記者問到對于目前的口罩供應作何判斷時,悠派科技董事長程崗如此感嘆道。


      17年前的非典帶起了“板藍根風”,而在這次的新冠疫情中,口罩毫無疑問是新寵,不僅遭公眾哄搶身價大漲,就是A股的“口罩概念股”也成了疫情期間整個市場最熱的板塊之一。以奧美醫療(002950.SZ)為例,公司在1月底至2月初期間連續收獲8個漲停,而另一家口罩龍頭振德醫療(603301.SH)也走出了類似的行情。


      隨著國內疫情日漸平息,這一波口罩行情邏輯是否依舊趨勢不變;疫情過后,整個產業又將如何發展?對此,《科創板日報》記者選擇華南、西南、華東多區域,從廠家、經銷商、終端零售等多個角度進行采訪,期以市場以及產業鏈企業更好地投資參考。


      初步緩解的供需


      疫情發生以來,全國多個行業企業紛紛推進口罩生產。


      數據顯示,從2月1日至2月29日,短短一個月內,口罩產能就擴大了12倍。國家工信部公布的最近數據顯示,目前國內N95口罩日產量已從20萬只躍至160萬只,普通口罩則達到了1億只。


      就這樣,持續多日的口罩荒終于得到初步緩解,而這正是很多人的切身感受。


      張先生是四川一位從業多年的醫療器械經銷商,日常往來于當地各家醫院之間。他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從他最近的觀察來看,醫院由于進行統一配給,因此雖然還沒完全實現“口罩自由”,但也沒有了此前捉襟見肘的窘迫,“至少已經不缺”。


      而從市場交易情況來看,目前需求仍在,且求購意愿大多來自需要復工的企業,不過,由于市場供應增加,選擇多了,他們對價格敏感度也有所提升。總體來看,市場有從先前的絕對賣方市場慢慢向買方傾斜的跡象。


      “比如以前不管什么價,只要有貨就拿,但現在基本都要詢問能否開票,有無相關資質等,另外還要看價格合不合適。”他說。


      “同時,現在的交易價格較前期也稍有下滑,比如醫用外科口罩,以前一個5元多,甚至還有過6元以上的價格,現在的話4元左右,有時3.5元也可以拿到。普通的一次性醫用口罩則在2、3元之間。不過即便這樣,以醫用外科口罩不到1元的成本看,現在的價格仍然有不錯的利潤空間。”張先生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


      他的說法是能夠被證實的。


      據了解,疫情發生后,成都某連鎖藥店的口罩很快就斷了貨,并且由于其供貨商——當地一家口罩廠的產品被政府征調,沒有多余貨源外售,因此藥店口罩斷貨持續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不過,我們重新找了河南新鄉的一家口罩廠拿貨,所以不管線上還是線下,現在我們的門店都有口罩在售,供應可以說相當充足。”該企業董事長近日向《科創板日報》記者透露。


      悠派科技地處安徽蕪湖,公司原本專業從事成人失禁護理用品、寵物清潔用品生產,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初,公司迅速調整了生產線轉產口罩,目前擁有日產100萬只口罩的產能,是安徽省規模第一的口罩生產企業。也因此,公司在疫情期間當仁不讓負擔起當地政府的征調需求。不過,從最近起,公司口罩開始對外開放預定,以及備戰海外。


      在訪談中,悠派董事長程崗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以前安徽省的口罩產業并不發達,產量也有限。但疫情發生后,隨著社會各界的投入,目前光蕪湖市的口罩生產設備廠家就多了不下5家,設備跟上后,口罩生產也就更順暢了。據稱,下周蕪湖新投產的口罩生產線將達25條,日產量總計300萬只。


      “總之,現在不管是(蕪湖)市里還是(安徽)省里,口罩產能都在急劇增加。從安徽的情況來看,預計供需馬上就可以達到平衡,其后口罩價格也將下跌。”程崗表示。


      不過,市場并非只有一種聲音。廣東、江西地區的一些藥店的反饋便是:目前仍舊很難從市場渠道獲得口罩。廣州某連鎖藥店有關人士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由于口罩仍受統一調控,因此市場貨源仍不夠充裕且價格較高,而該藥店目前在售口罩均是投放的平價口罩,并非來自藥店原有供應體系。


      “雖然隨著疫情的緩和,各地紛紛降低了疫情防控級別,在這種情況下,個人對口罩需求的迫切性可能有所降低,但從防疫的角度來說,口罩需求肯定還在,否則我們不會拿不到貨。”對方強調稱。


      與此同時,當《科創板日報》記者致電廣州一些口罩生產企業后,不少亦都反映“暫時未感覺到需求有所下降”,不過這或許也與持續的征調和收儲行為有關。其中,一家日產15000只醫用口罩的企業稱,其生產的口罩全部由政府收儲(之前是廣州市收儲,現在是番禺區收儲),價格2元/只,另一家日產30萬只口罩,也以類似的價格被政府收儲。


      疫情后的供需擔憂


      一個月前,一則“進價0.6元,售價1元,藥店涉嫌哄抬口罩價格被罰”的新聞曾在微博、微信上引發眾議。能引發眾議的原因并不難理解,因為在當時“一罩難求”的情況下,一元一只的售價絕對稱得上良心價,也因此,不少人紛紛為受罰藥店不平。


      事實上,在疫情防控特殊時期,口罩到底賣多少錢才合適? 這不僅是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遇到的難題,更曾讓一些企業在擴產與否的選擇上難下決心。


      “政府不讓企業漲價,也就意味著即便擴產盈利也有限,但擴產需要投入不說,疫情過后可能還要面臨需求萎縮、產能閑置報廢的風險。所以如果不能保證企業在疫情期間有一定的利潤,企業擴產動力就不大。”在還需要搖號購買口罩的2月初,當《科創板日報》記者與一位私募人士閑聊時,他曾這樣轉述實業界的一些想法。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顧慮,比如前述記者采訪的兩家廣東口罩廠,他們均稱有一些擴產計劃,其中一家工廠日產能預計在本月底便可從30萬只增至100萬只,另一家雖然春節前就有擴產計劃,但因生產設備遲遲不到位,擴產計劃只能暫時被擱置。


      除此之外,還有更多產能在路上。


      上市公司中,翰宇藥業(300199.SZ)便于近日公告稱,公司子公司成紀藥業擬新建6條醫用口罩生產線,總投資約4500萬元。項目建設完成后公司共計11條醫用口罩生產線,預計年產量約4億只,而首航高科(002665.SZ)亦在互動平臺表示,已經與設備供應商簽署不多于10條的口罩生產線,未來會分批次采購。類似中途轉產做口罩的上市公司還有精功科技(002006.SZ)、銀鴿投資(600069.SH)等。


      然而,疫情時期賺不到錢,疫情過后這些突然增加的產能可能難以消化,這一問題已引發一些內人士的擔憂。


      “在很多人看來,口罩產業因為此次疫情景氣轉好,但事實并非如此。因為疫情期間很多企業的產能是被調控的,所以利潤也是有限的。再加上各種新增產能。要知道雖然疫情過后,民眾日常戴口罩的意識和需求會增加,但這也扛不過這么多的新增產能。”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


      面對當地口罩產能的急劇擴張,悠派科技董事長程崗的危機感同樣是越來越強烈。他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悠派已經著手布局需求見漲的海外市場,“現在海外的口罩需求還是很強烈的。”


      談到轉產口罩初衷,程崗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在當時疫情告急的情況下,任何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都會挺身而出,并且當地政府對于抗疫企業也有一定的補貼,“所以我們不會虧本,并且現在有一些產量可以投放市場,這樣還能增加一些額外盈利”。


      “但對于進入較晚的企業,我認為他們面臨的壓力會越來越大,一方面是產能的劇增,另一方面價格可能要下跌,并且原料成本還居高不下,很容易虧本。”程崗說。


      境外審核標準并未降低


      “目前,美國有3000萬個N95口罩的戰略儲備,但僅醫護人員就需要3億個”,這是美國衛生部長亞歷克斯·阿扎日前在國會聽證會上透露的家底。因為口罩供應出現缺口,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日前宣布免除從中國進口的口罩等部分醫療產品的進口關稅。


      而在歐洲,隨著當地疫情的升級,瑞士被德國扣留口罩、手套;又被意大利扣留消毒水,法國攔截英國口罩訂單等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層出不窮。


      海外防疫物資的缺乏對于國內口罩企業來說可謂是一次機遇。要知道,由于原料、人工等因素,他們中的很多近期可能都是以高成本在生產,因此一旦國內口罩價格稍有回落,損失也將隨之而來。所以,必須要盡快搶占海外市場!


      于是,那些可以提供口罩出口資質認證服務的機構最近生意很火爆。據了解,口罩如果想要在海外市場合法上市銷售,就必須完成相關資質的認證,比如歐盟CE認證、美國FDA認證等。


      然而,種種跡象也顯示,在這樣一種集體出海的風潮中,很多企業似乎并未重視可能遇到的風險,特別是由于一些企業是新進入者,因此對于相關法規的認知有限,而這極可能會造成對市場的誤判。


      奧咨達醫療器械服務集團的注冊經理孟慧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她最近接到了非常多的關于口罩出口認證的問詢,一天至少有幾十家,并且這些前來咨詢的企業大多此前從事其他行業。此外,因為要搶疫情這個“窗口期”,所以企業們對于“速度”的要求很高,希望能找到最快最方便的海外上市路徑。


      據其稱,各國醫療器械的法規各不相同,而對于口罩這種防護類的產品,歐盟的監管方式較美國會略微寬松一些。醫用口罩在歐盟屬于一類器械,在美國則是二類器械。


      “因此,在歐盟現有的法規框架下,醫用口罩做歐盟CE認證如果想搶速度,那么可以走非滅菌的通道,相較滅菌型醫用口罩認證,非滅菌型認證流程較短,有希望以在一個月內完成。就是只需要寫一套文件之后通過歐盟授權代表(歐代)向歐代所在國的藥監部門提交備案即可。”孟慧告訴記者。


      “但美國的監管思路不太一樣。雖然疫情已經火燒眉毛,而且美國也免除了口罩的進口關稅,但截至目前對于口罩的審核標準他們并沒有降低,審評流程也沒有簡化。在美國,醫用口罩只能按照二類器械去注冊,也就是要走一個很正規的FDA 510K路徑,而這個時間需要半年甚至更多。”孟慧表示。


      對此,另外一家認證機構的注冊經理亦表示認同,并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目前醫用口罩出口歐盟的相關資質認證相對容易,而美國由于沒有“特殊通道”就更難。


      不過,另一方面,《科創板日報》記者也從業內了解到,雖然美國對于醫療器械的準入卡得較嚴,但為了能讓自家產品盡快在美上市,一些企業希望降低標準、降低風險等級去做認證,而有些認證公司也很“貼心”地給出了可以迅速完成認證的承諾。


      但這些都是風險。“當然,你也可以按照一類(風險等級較二類更低)去報,但在我們看來這是不合規的上市捷徑。”孟慧表示。


      “一類明確排除口罩和防護服,去美國只有二類器械一條路,所以我們還是會按照規范幫助客戶走二類醫療器械的注冊,走一類會有風險。”另一位業內專家說。


      值得注意的是,也就是在這兩天,市場有消息傳出,美國民眾可以購買口罩的一些電商平臺如亞馬遜、ebay等已經開始排查口罩銷售。根據亞馬遜最新政策,在售賣口罩等防疫物品的賣家如果沒有相關的認證和證書,極有可能被下架產品,甚至封店;除了之前已經在銷售口罩的賣家外,其他賣家也將無法申請銷售口罩類商品等。另外,惡意哄抬價格的行為也會遭到封店等處罰。


      “在亞馬遜,只有指定的商家才可以賣口罩。”一位身處美國的代購告訴記者。


      如此種種,也讓眾代理出口的外貿商感到心驚膽戰。在某貿易論壇上,《科創板日報》記者看到,有紡織廠新投了口罩生產線,現在想找靠譜外貿公司合作代理出口口罩。在交流中,該企業工作人員表示,其接觸的一些外貿公司均需企業各類資質正規齊全,并且大多只是銷往歐洲與東南亞。


      不僅如此,看到口罩企業越來越非理性的出口狂熱,一些行業協會也適時潑來了一盆冷水。《科創板日報》記者從業內獲悉,日前,廣東省醫療器械管理協會便發布了一份題為《廣東省口罩等防控醫療器械產品投產建議及指引》的文件,其中提到,由于外銷產品相關認證周期較長,具有較大的市場風險,因此建議企業審慎投產。


      據文件所稱,雖然目前口罩等防護產品仍存在短缺現狀,但隨著政策的扶持、企業的響應、資本的投入以及供應鏈上各企業的逐步復工復產,國內供需矛盾得以了緩解。


      “疫情目前有全球持續擴散的可能性,企業亦計劃在國內市場飽和的情況下轉外銷,但外銷產品需獲得各個地區的相關認證,認證時間周期較長,具有較大的市場風險,因此建議廣大企業充分調研市場現狀后投入生產。除市場狀況以外,意向投產企業還需同時考慮生產環境、設備、原材料、人員、技術等因素,全面審度自身條件,審慎投產。”該文件表示。


      (轉自:財聯社)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雨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