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8j1lb"></th>
    <rp id="8j1lb"><object id="8j1lb"><blockquote id="8j1lb"></blockquote></object></rp>
    1.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劉元春:大規模擴內需成政策重心

      原作者: 陳澤秀 |原發: 時代周報

      放大 縮小

      日前,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今年前兩個月的經濟數據:1―2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下降24.5%、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20.5%、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3.5%。這些數字創下了有統計數據以來的新低。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經濟學院教授劉元春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統計數據顯示,疫情導致了停擺效應,對中國經濟已經帶來了超預期的沖擊。他建議,下一步要大規模擴內需來填補空缺,使得中國經濟恢復相對正常的運行狀態。


      “疫情帶來停擺效應”


      時代周報:如何看待今年1―2月中國經濟在消費、投資、工業等方面的數據?是否符合你此前的判斷?


      劉元春: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前,國民經濟的循環還比較正常。疫情之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說明,從1月23日到2月底,疫情所帶來的停擺效應在各個領域都得到明顯體現,很多參數都創了有這個統計數據以來的新低,應該說比大部分人的估計會差一點。比如,供給和需求在同步下滑,而且生產性需求下滑更為迅猛一些。


      疫情帶來的停擺效應,以前是沒有出現過的。疫情到底會給哪些領域帶來比較大的沖擊,大家還是缺乏判斷。前陣子很多宏觀研究團隊都在預估一季度的增長速度,有些判斷是負3%的增長,有些判斷是正5%的增長,分歧特別大。這反映了百年未遇的疫情對中國經濟的沖擊已經超出大家傳統的認知范圍。


      當然,也要看到目前中國經濟結構的彈性,當前正發揮著較大作用。這個作用明顯體現在幾個方面:1―2月,高技術產品增勢良好,智能手表、智能手環、半導體分立器件和集成電路產量在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3.5%的時候,都出現了正增長。從商務指數看,雖然1―2月份,全國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下降13.0%,但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長3.8%。所以,很多產業還是具有很強的韌性。


      另外,還要看到生產供給本身具有一定的彈性。最明顯的是1―2月份醫療防護物資生產同比增長127.5%,實現超負荷增長。


      總體來看,雖然1―2月份的投資下降了,但這些投資不是消失了,而是由于疫情管控導致停工停產,出現投資延遲。投資在3月份或二季度可能會有一個全面追趕的過程,會彌補回來。


      縱觀整個一季度,3月份經濟總量的比重較大。從目前復產的狀況來講,3月份的數據應該好于預期。未來,一些核心的產業在復產之后,彌補性的生產能力能夠發揮出來。同時,消費的彌補性也會顯示出來。因此不能簡單片面來看1―2月份的數據。


      時代周報:疫情會導致中國經濟結構出現較大的變化嗎?


      劉元春:目前來看,應該不會有很大的變化。第一,沒有出現大規模的企業倒閉。從失業率來看,雖然2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2%,較去年12月上升一個百分點,但是沒有出現失業潮。第二,目前資金鏈、產業鏈受損狀況也還好,復原性應該還不錯。


      目前,最大的問題是經濟主體的預期和信心要逐步從疫情沖擊中調整回來。另外,大家關注的節點性的改革要陸續進行部署,保證經濟循環回到原來的常態。


      “新基建是先鋒,但未成主體”


      時代周報:疫情過后,是否會導致消費者的消費偏好發生變化?今年下半年消費有沒有可能出現報復性反彈,從而抵銷上半年的損失?


      劉元春:從過去的一些經驗來看,短期的疫情沖擊一般不會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但是支付和購物方式可能會導致邊際人群發生變化。比如,原來一些老年人不愿意在網上購物,但是這一次他學會了。疫情對線上線下的交易模式可能會有一個比較大的調整。


      但老百姓的消費預期和消費能力在短期內很難恢復。原因很簡單,在疫情沖擊下,不管國家如何進行補貼、救助,人們整體的收入水平還是會下降。經濟恢復需要有一個過程,老百姓整體的支付能力也會有所減弱。


      不出意料的話,未來幾個季度,報復性消費很難出現。但不同地區已經開始在穩消費上做文章,能夠對沖疫情對消費的沖擊。


      時代周報:投資,特別是以5G、數據中心為代表的“新基建”能否扛起今年穩增長的大旗?


      劉元春:這些年穩增長很重要的一個舉措是穩投資。穩投資里面有很重要的三個板塊:制造業、房地產和基礎設施。這三個板塊要同時發力,才能夠使中國的投資有所穩定。


      目前,單純依靠基建來推動投資的上揚,難度較大。


      截至去年底,整個投資規模已達到56萬億元,今年如按照5%左右的增速,會接近60萬億元。從以往來看,基建在投資規模中的占比不超20%。雖然可通過新基建來提升基建投資,但“新基建”在基建里面的比重,業內估計可能在10%左右。


      新基建的布局要順應社會產業發展規律、順應疫后經濟恢復的潮流,可以成為穩增長中的一個重要舉措,可以成為先鋒,但很難成為主體。這與當前投資的格局以及新基建本身占比偏小有關。


      時代周報:下一步,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促進投資?


      劉元春:第一,民營企業家投資的積極性、預期要進行調整。民間投資占整個投資60%左右,要保持穩定的基本盤。第二,以高端制造為主體的更新換代的投資也要加速。第三,房地產方面,要穩房價、穩地價。如果房地產投資出現大幅度的下降,那么基建投資,特別是新基建怎么也補不了這個缺口。第四,基礎設施要在補短板上面進一步發力。不僅僅是5G、數據中心等新基建,在傳統基建方面也要有較大的舉措。社會領域的投資要進行加速,特別是在民生工程方面。


      “大規模擴內需來填補空缺”


      時代周報:現階段和疫情結束以后,宏觀經濟政策的側重點會有何不同?


      劉元春:當前要進一步打好疫情的攻堅戰、狙擊戰,這是前提;第二,通過系統性的行政助推和政策扶持,使得國民經濟的循環鏈條不僅不會斷裂,而且能夠同步快速恢復到常態狀態;第三,在恢復經濟增長的同時,還要在保證完成全年目標上發力。


      當前,外部環境變得非常重要,持續惡化是一個基本判斷,但惡化到什么程度具有不確定性。我們現在整個外貿依存度依然超過30%,一季度主要是疫情導致內部停擺的處境。下一步,可能導致國外經濟停擺,這會對中國的外部需求帶來巨大沖擊。經濟沖擊的重點可能有所轉移,政策的力度可能也會有所變化—通過大規模的擴內需,來填補以前帶來的空缺,使得中國經濟處于相對正常的運行狀態。


      時代周報:如何大規模擴內需,填補空缺?


      劉元春:目前來看,第一輪受到疫情沖擊的主體是投資,導致供給的損失。下一步,主要是需求的損失,所以復工復產完成之后,如何彌補需求損失是政策的核心點。通過較大規模擴內需,使得中國市場正常的需求能夠恢復到正常狀態,是重中之重。


      從穩定需求本身來講,肯定是一個多元的體系。穩定內需的政策要有一個彈性。因為現在世界的動蕩狀況具有高度不確定性。在目前中國這種高債務水平條件下,核心是以更為積極的財政政策,加上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來進行配合。


      時代周報:如何把握宏觀政策的節奏和力度?


      劉元春:第一,經濟恢復的目標要適度、要科學。比如對保增長的“度”要有一個基本判斷。如果目標過了這個“度”,就會帶來一些問題。第二,擴張性的政策由誰來主導,效率如何?要總結上一輪出現過的問題,強化政策的傳遞效率。在政策工具的使用上,要更加精準、科學化。在超級疫情和世界經濟大動蕩的多重沖擊下,不能簡單、教條化處理一些問題。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雨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