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8j1lb"></th>
    <rp id="8j1lb"><object id="8j1lb"><blockquote id="8j1lb"></blockquote></object></rp>
    1.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萬億投資撬動新基建 民間資本進入需引導

      原作者: 徐曼曼 |原發: 時代周報

      放大 縮小

      47.66萬億元,這是逾20省市近日發布的2020年重點項目投資計劃總規模。其中,將在2020年推進實施的投資規模為7.45萬億元。


      作為“六穩”中的重要一環,“穩投資”的脈絡隨著各地復工按鈕的啟動日漸清晰。“投資將會是今年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重要方式之一。”3月15日,一位接近發改委的專業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在投資“大盤”中,新基建概念正式“出圈”。上周,A股的傳統基建和新基建板塊輪番上漲:在水泥、建筑建材等大基建板塊強勢崛起之外,以5G基站、智能電網、云計算、通信設備、IDC數據中心為代表的新基建板塊也走出一波上漲行情。


      “新基建”邊界


      放在不同的視野下,新基建展現出不同的圖景。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近兩年來官方文件中出現的“新型基礎設施”的內涵發現,從2018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到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的會議,再到3月12日國家發改委等23個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促進消費擴容體制 加快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意見》中,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5G網絡、數據中心是中央層面明確提出的“新基建”的領域。


      而在3月12日央視的新聞報道中,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軌道交通、新能源充電樁 、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被認為是“新基建”的7大領域,市場和多數媒體也沿用了這一界定范疇。


      一個是頂層設計,一個是更為落地的行業解讀,如何解釋兩者之間的差異?


      上述接近發改委的人士對此解釋,市場目前將會議中提出的“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中的部分項目如城市軌道建設等,也劃歸到了廣義新基建的范疇中。


      例如,在北京的2020年投資項目清單中,分為“3個100”市重點工程,包括100個戰略性強、事關全局和長遠發展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100個功能性強、關系群眾切身利益的重大民生改善項目,以及100個帶動性強、具有龍頭和引領作用的高精尖產業項目。其中,21個市郊鐵路、軌道交通項目被劃入重大基礎設施項目類別。


      “一些人會把硬的軟的都劃歸到新基建的范疇內,那么新基建就不止局限于5G、物聯網等。”該人士繼續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中國發展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在3月11日北京大學國發院的線上研討會上也表示,新基建目前最直接的表現還是股市上有些反映,一些行業的股票漲得很好,但和實際的增長還是兩回事。


      此外,與以“鐵公機”為主的傳統基建的投資額度相比,新基建的額度相去甚遠。根據中泰證券研究所結合過去PPP項目情況的測算,狹義新基建的投資額僅占0.5%左右,廣義新基建投資額占比約16%。以交通、市政建設為代表的傳統基建項目投資額占比70%以上,仍是基建投資的主力。


      短期作用不宜高估


      雖然新基建在基建投資中的占比并不算大,但其在未來新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容忽視。


      上述接近發改委的人士用“彎道超車”來形容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所面臨的機遇。“新基建的方向是對的,而且與國家新舊動能轉換的階段相適應。在這個階段,相比于傳統基礎設施,更加亟待發展的是一些關鍵核心技術,像5G、工業互聯網以及其他新興技術。這些技術不僅前沿,同時也是我們要補的短板”。


      “其他像高鐵、特高壓等新基建項目,仍然是我們的優勢項目,也是我們可以對外輸出的技術,對于這些技術,我們要加以鞏固。”這位人士進一步表示。


      不過,如果要考量短期的收益,多份研究報告顯示,新基建增速雖快,但量不夠大,短期作用不宜高估。


      據中泰證券測算,今年基建投資有望拉動名義GDP增長1.5個百分點,較前兩年有所改善。其中,狹義新基建僅能拉動0.1個百分點,作用仍然相對有限;而廣義新基建大概能拉動名義GDP增長0.6個百分點,依舊不及傳統基建穩增長的力度。


      以5G技術最大的應用場景工業互聯網為例,“規模很大,收入卻差得遠。” 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務副主任、中國電信科技委主任韋樂平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直言。


      對于不少傳統企業而言,要不要采用新技術的關鍵在于能否真的降本增效,特別是能否在短期內獲得收益。因此,讓企業切實感受到成本下降,是新技術下沉的關鍵一環。


      在C端已飽和的情況下,5G的潛力開始轉向B端,但B端啟動不易。


      “主要原因在于to B的基礎很差,現在企業對5G的需求還是少數,除了和互聯網相關的行業和企業有強烈的需求,其他多數企業并沒有那么大的需求。”韋樂平指出。


      但對科技公司來說,短期的投入產出比并非唯一考核標準。中國工程院院士、阿里云創始人王堅曾將互聯網、數據和計算類比為新時代的火、新大陸和電。可見,新型基礎設施未來將會承載新經濟的底層框架,其長遠收益更加令人向往。


      大量科技公司正在為“新基建”建設打地基。


      2014年落戶上海的激光雷達制造商—禾賽科技是自動駕駛產業鏈的上游公司,激光雷達被比喻為無人駕駛汽車的“眼睛”。3月16日,該公司聯合創始人兼CTO向少卿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作為創業公司,他們非常關注新基建帶來的新機遇。據向少卿介紹,2019年,禾賽科技上榜“上海市科技小巨人工程擬立項名單”,依靠政府支持,禾賽科技挺過了創業初期的艱難時期。如今,迎著新基建的風口,向少卿“非常看好自動駕駛前景”。


      吸引民間資本參與


      新基建究竟要如何建設?


      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強調,啟動新一輪基建,關鍵在于“新”:要用改革創新的方式推動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而不是簡單地重走老路。


      “新基建有新的主體。”這是任澤平的最新判斷之一。在他看來,除了政府的債務、銀行貸款和國有企業為主的投資方式,未來還應有民間資本的參與。


      對于政府在新基建中的作用,前述接近發改委的人士表示,“政府需要通過投資、發行政府專項債去多做一些事情,把社會投資帶動起來,穩住社會預期和信心。”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溫來成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當下,不少企業仍然對經濟的預期比較悲觀,對市場發展走勢也不太能夠準確把握,對PPP投資方式的參與熱情在下降,“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優先啟動新基建、帶動民間投資,可能也是一條路子。因為政府投資在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中具有引導性作用,能夠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如果能解決預期問題和融資問題,再加上政府引導,相信民間投資會得到比較快的發展。”溫來成進一步指出。


      韋樂平提示道,目前5G推動主要是政府、廠家和投資界三方,未來5G技術能否真正起飛,還要看與5G相關的產業能否培育起來,“一個良性的、龐大的生態產業鏈能否有效形成。”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雨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