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8j1lb"></th>
    <rp id="8j1lb"><object id="8j1lb"><blockquote id="8j1lb"></blockquote></object></rp>
    1.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湖州銀行IPO一波三折

      原作者: 劉科 |原發: 時代周報

      放大 縮小

      “現在檢查的問題包括如關聯方和關聯交易披露不完整,與關聯方無業務背景資金往來,內控缺陷,持續經營能力等,很多企業怕現場檢查,要么主動選擇撤回材料,要么就接受全面檢查”。3月16日,浙江頭部券商一位投行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繼IPO審核恢復正常后,3月13日,證監會公布了2020年首次IPO企業信息披露質量抽查企業名單。中國證券業協會組織完成了對申請在主板、中小板、創業板上市的首發企業信息披露質量抽查的抽簽工作,此次抽簽工作距離上次的抽簽工作已過去8個月。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這是2020年公布的第一批企業抽查名單,后續應該還會陸續公布,按照以往的數據,被抽查的企業IPO被否可能性更大。


      此次參與抽簽的IPO申報企業共73家,其中被抽到企業為湖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湖州銀行”)、湖南華聯瓷業股份有限公司、江蘇新視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江蘇益客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所涉及的保薦機構分別是中金、海通、華泰聯合和中信四家一線機構。


      值得關注的是,湖州銀行是此次被抽查的唯一金融企業。


      一個不容忽視的背景是,在監管鼓勵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優化股權結構背景下,近年來一批扎根區域的中小銀行密集上市融資。


      然而,中小銀行由于規模小,起點不高,本身存在業務和風險管理上的弱點,且管理上多少也有問題,一直成為上市的攔路虎。


      2019年以來,包商銀行、錦州銀行等部分城商行風險事件,引發中小銀行信用分層,影響迄今未消除。


      中小銀行在嚴監管、去杠桿、穩增長之間如何把握微妙的平衡,正在考驗整個行業,就湖州銀行而言,此前其因虛增存貸而被監管部門處罰。


      3月16日,時代周報記者就相關問題給湖州銀行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未獲回應。


      依據證監會2014年印發的《關于組織對首發企業信息披露質量進行抽查的通知》,抽查完成后,如發現存在一般性問題的,將通過約談提醒、下發反饋意見函等方式督促其在后續工作中予以改進。情節較重的,將由中國證監會相關職能部門依法采取監管談話、警示函等行政監管措施。經過抽查發現明確的違法違規線索的,將移送稽查部門進一步查實查證,涉及犯罪的,將移交司法機關嚴肅處理。


      貸款集中度高存憂


      證監會官網顯示,截至目前,除湖州銀行外,還有廈門銀行、廈門農商行、江蘇海安農商行、上海農商行、浙江紹興瑞豐銀行、蘭州銀行、江蘇大豐農商行、重慶銀行、江蘇昆山農商行、安徽馬鞍山農商行、東莞銀行、廣州農商行、廣東南海農商行、廣東順德農商行、齊魯銀行等15家銀行在排隊候場A股IPO當中。


      資料顯示,湖州銀行建立于1998年6月,注冊資本為10.13億元,法定代表人是吳繼平。公開資料顯示,吳繼平曾任浙江安吉縣委書記、湖州市南潯區委副書記等職。


      目前,浙江省內共有13家城商行,其中寧波銀行、杭州銀行分別在2007年、2016年登陸A股,這也是該省內資產規模排名前二的兩家城商行。


      當前,還有溫州銀行也處于浙江證監局輔導備案名單中,服務券商同為中金公司,其資產規模約2000億元。


      在浙江省內資產總額千億元以內的城商行共4家,相比金華銀行、寧波通商銀行、寧波東海銀行,湖州銀行資產總額520億元,屬于浙江省內最小的城商行。


      早在2018年,湖州銀行就已經開始籌備上市,向浙江證監局報送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輔導計劃及實施方案材料,并接受中金公司的上市輔導。


      從財務指標看,過去4年,湖州銀行存貸規模保持快速增長及低水平不良貸款率,截至2019年9月末該行不良貸款率僅為 0.58%。


      不過,與眾多地方銀行一樣,湖州銀行在優良的資產質量和經營業績表現背后也暗藏隱憂。


      招股書顯示,湖州銀行的營收較依賴利息凈收入,如2016―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分別為98.71%、103.66%、103.37%、99.01%,遠高于國內四大行80%的一般水平。


      在各項業務中,湖州銀行的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連續三年虧損,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湖州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分別為-0.71億元、-1.00億元、-0.98億元。


      貸款太過集中,是許多城商行的短板,湖州銀行也不例外,其當前存貸業務規模八成以上都來自湖州地區。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末,該行湖州地區分支機構發放貸款規模278.37億元、占該行貸款總額比例的82.57%;湖州地區分支機構吸收存款規模451.79億元,占該行存款總額比例的89.80%。


      截至2019年9月30日,該行投向前五大行業的貸款占全部公司貸款的88.67%,前五大行業為制造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批發和零售業、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和建筑業,其占比分別為43.44%、14.65%、11.81%、11.60%和7.18%。


      招股書提及,如果上述地區經濟出現衰退或信用環境和經濟結構出現明顯惡化,可能會對公司的資產質量、經營業績和財務狀況產生不利影響。


      折價轉讓股權


      在沖刺IPO前夕,湖州銀行經歷了頻繁的股權變動。


      2019年6月5日,湖州上市公司美都能源發布公告稱,擬將持有的湖州銀行1.14億股股權全部轉讓給湖州市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德清聯創科技新城建設有限公司、湖州東信物流服務有限公司、湖州新宇絲織有限公司、浙江中新毛紡織有限公司等5家企業,分別受讓4550萬股、4550萬股、800萬股、800萬股、700萬股,每股價格3.5元,交易金額合計3.99億元。


      蹊蹺的是,美都能源出售湖州銀行12.5%的股權將產生轉讓損益約-2850萬元,產生所得稅費用約6300萬元。


      參股標的有望IPO之際卻虧損轉讓股權,讓人疑竇叢生。


      3月15日,一位接近美都能源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美都能源當時確實遇到了較大困難,股權折價轉讓說明其股東為了盡快變現資產,但也不排除存在利益輸送的可能。”


      在美都能源退出幾乎同時,浙江國資背景的物產中大則進一步擴大話語權。


      是年6月,湖州銀行發布定增預案,該行擬定向增發1.01億股,預計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3.78億元,浙江省屬國企物產中大以現金認購本次定向發行的股份。


      此后,物產中大占有湖州銀行增資擴股后總股本的10%,取代美都能源成為湖州銀行第二大股東。同時湖州銀行前4大股東均變為國資。


      前述人士稱,監管部門此次對湖州銀行的檢查或許會問到美都能源的股權變更,“目前關聯交易占比過高容易被否,類似交易安排或許會影響利潤的‘真實性’,而關聯交易價格的公允性其實非常難以判斷”。


      而在美都能源轉讓前,另一家民企持有的湖州銀行股份被司法拍賣引發市場關注:2018年7月,鼎立控股所持4950萬股湖州銀行股權在淘寶司法拍賣官網被掛牌拍賣。上述股權被分為4500萬股和450萬股兩份,分別以起拍價1.54億元和1543萬元成交。


      鼎立集團總部位于浙江金華東陽市,2010年,該公司參股湖州銀行成為該行的第六大股東,鼎立集團還擁有一家上市公司*ST鵬起(600614.SH)。


      時代周報記者查詢工商資料獲悉,拍賣獲得鼎立集團持有的湖州銀行股權的接盤者分別為湖州國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和上海茗雪貿易有限公司。截至發稿,時代周報記者未能聯系到上述兩家企業予以置評。


      此外,招股書還顯示,湖州銀行的關聯方貸款近年來持續上升,從2016―2019年三季度末,關聯方貸款分別為2830萬元、4245萬元、2.09億元、3.74億元,顯示2018年以來增加迅猛。


      違規操作多次被罰


      盡管國資是湖州銀行的大股東,但湖州銀行部分股東股權出質比例較高,顯示其部分股東資金面狀況不佳。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湖州銀行股東質押股份達1.61億股,占總股本的15.94%。此前的2018年末,股東質押股份占總股本的28.66%。


      從主要股東股權出資情況看,前十大股東股權出資較為集中,且多為民企。如第四大股東浙江誠信投資有限公司和第九大股東華盛達集團所持股均全比例質押,上述2家股東所持股占總股本分別為4.88 %和3.85 %。


      3月16日,北京乾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陳軍文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說:“主要股東股權質押率占其所持股權總量比較高,一旦資金流出現問題可能導致被第三方接盤的風險,這對上市銀行股東結構、管理層及運營情況都可能會產生一定影響,這是監管比較關注的一點。”


      此外,湖州銀行撥備覆蓋率極高,招股書顯示去年三季度末已達到660%。


      撥備覆蓋率是銀行計提的貸款損失準備金與不良貸款之比。去年9月26日,財政部發布關于《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征求意見稿)》指出,以銀行業金融機構為例,監管部門要求的撥備覆蓋率基本標準為150%,對于超過監管要求2倍以上,應視為存在隱藏利潤的傾向,要對超額計提部分還原成未分配利潤進行分配。


      這意味著,湖州銀行撥備覆蓋率已超過監管標準4倍,而超高的撥備覆蓋率,意味著在未來一段時間即便不良再次高發,但可以通過撥備反哺利潤,降低利潤消耗。


      對于湖州銀行,其上市之路并不平坦。招股書顯示,從2016年1月到2019年9月30日報告期內,湖州銀行因違反監管規定而被國內監管部門處罰共有13次,罰款金額合計超340萬元。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雨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