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8j1lb"></th>
    <rp id="8j1lb"><object id="8j1lb"><blockquote id="8j1lb"></blockquote></object></rp>
    1.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口罩轉產風光背后

      |原發: 企業觀察報

      放大 縮小

      本報記者/賈紫璇


      疫情之下,口罩已經成為生活必需品。公眾場合佩戴口罩也成為了硬性要求。因此,口罩已經成為官方統一調配的物資。在廣州、深圳、杭州等多個地區,已經發起了公眾提前預約申領口罩的業務。


      這是一場只能由中國制造業來完成的自救。除了中國,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具備足夠的產能與足夠長的產業鏈來供應14億國民每天至少1個口罩的需求。而且就目前情況而言,疫情正在進一步向其他國家蔓延,他國自身口罩需求也將大增。不難想象,當我國疫情得到控制后,也將繼續生產與輸出相關的醫療防護產品。


      正因如此,很多非口罩生產企業也加入了這場戰役,轉戰口罩生產。然而隔行如隔山,有些企業可以迅速增產,但有些企業卻只見投入,不見回報。


      誰在生產


      最先動起來的是離市場最近的企業——以穩健醫療為代表的大型醫用敷料企業,口罩作為集團業務的一部分,所使用的原材料、生產工藝與其他業務有相互勾連的地方,能夠快速抽調資源到口罩生產上,迅速增產。


      然后就是具備類似的原材料儲備、生產基礎條件的企業。還有紙尿褲廠商與衛生巾廠商。比如福建福清市的紙尿褲商家“爹地寶貝”就改造了自己的生產線,新增設備、協調材料和工人,開始生產口罩。根據央視新聞的報道,雖然工藝、材料有相似之處,但經過參數調整和設備修改,被改造成口罩生產線之后,價值1000多萬的嬰兒紙尿褲進口生產線兩端報廢,之后的價值只有原來的五分之一。


      另外一個重要的口罩應急生產力則是具備基礎生產條件的企業。它們基本身處高精尖行業,比如汽車、醫藥、電子等行業,有能夠改造成醫用口罩生產所需要的萬級潔凈車間。潔凈車間即空氣懸浮粒子濃度受控的房間,溫度、濕度、壓力均在受控范圍內;而萬級則表示,室內每立方米空間的微粒數不大于1萬個。


      據了解,一直倡導民族品牌的格力也加入了這場戰役中。格力此次銷售的口罩是KN95防護級別的一次性口罩、醫用級別一次性醫用口罩。前者50只裝每盒275元,后者50只裝售價150元。按購買規定,由于口罩類物資優先支援抗疫一線,供應短缺,預約成功后,每人每天限購1盒。


      2月20日,廣汽集團口罩正式批量生產,從試生產到正式批量生產,僅用一周時間。比亞迪牌口罩產能可達500萬只/天。除此之外還生產消毒液。服裝紡織行業除轉產口罩,更多轉產防護服和隔離衣。紅豆集團防護服產能可達90萬件/月,隔離衣30萬件/月,口罩300萬只/月。依文集團日產防護服5000件,隔離衣10000件。一些化學制品企業則轉產消毒液、醫用酒精等。紅太陽未來三個月醫用酒精產量預計超7000噸/月,寶豐能源醫用無紡布原料日產1000噸。


      轉產口罩背后到底為什么


      面對醫療設備和醫療產品的巨大缺口,尤其是口罩數量的奇缺,包括富士康、比亞迪、五菱、廣汽等車企在內的各行各業、大小規模不一的生產制造企業都開始轉產口罩。


      財經專家張平認為,生產制造企業紛紛轉產制作口罩是明智之舉。首先,由于疫情原因,人們短期會減少出行次數,原本的購車計劃會取消或往后延遲,這使車企陷入困境。而這些企業有大量的生產車間和生產員工,為了能夠生存下去,生產制造企業不得不選擇現在市面上需求量大且生產技術含量較低的口罩。這樣可以在短期內解決員工的就業問題,而企業也能更好生存下去。


      再者,企業也要盡一份社會責任。車企此時轉戰口罩生產,也能為國分憂。就像通用五菱對媒體所說的:“國家需要什么,我們就開始生產什么。解決國家目前面臨的困難,是一個大型企業的愛國氣節。”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車企轉產生產口罩可以提高其知名度。大家在購買了車企生產的口罩后,就會對這些生產口罩的車企,有深刻印象和了解。這無疑還可以給企業做了一個免費的廣告。等到春暖花開,疫情過去,車企開始恢復汽車生產時,必有很好的效果


      最后,現在國家最緊缺的就是口罩,如果生產制造企業轉產口罩,肯定能受到國家出臺的利好政策扶持,比如一些抗疫情的貸款。此外,制造企業在轉產口罩后,只要符合相關標準,各級政府都會照單全收,并不愁口罩賣不出去。


      但也只有真正經歷過跨行業轉產的企業老板能體會到其中的種種不易,并非一拍腦袋就可以輕易轉變的事情。而要想生產出質量優良的口罩更是不易,多少企業老板為此付出大量人力財力,在經濟和精神上已經透支。


      轉產背后的艱難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何況是在疫情這樣緊急關頭短時間轉產。


      打造一條完整的口罩生產線聽起來似乎并不難,除了需要潔凈或無塵的車間,還需要口罩本體制造機及其他自動化設備。機器的作用主要是讓三層無紡布焊貼成一片,再附上金屬鼻夾、口罩帶后,口罩大致成形,便可打包裝箱發往市場。


      然而事實上并非如此簡單。曾經在福建南平做建材生意的于國宏,不顧合伙親戚反對,轉產口罩,卻在口罩機訂購上栽了跟頭。


      “我們沒有人指導,只能自己在天眼查上一家家工廠去摸索,從供貨期、價格以及性能等方面來篩選。”口罩設備生產企業在全國不超過100家,專業大廠少,且優先供應政府采購,于國宏先前鎖定的七八家工廠都一一回絕。


      無奈之下,他和同事只好開始檢索一些臨時轉產設備的工廠。經過近半個月折騰,終于敲定一家,“它以前沒有生產過口罩機,我看規模還算過得去,有2000多人。”雙方簽訂合同,每分鐘生產80-100只口罩的自動化設備協商價格是52萬元,打包機等費用另付,交貨日在3月8日。


      而打款幾天之后,于國宏突然收到設備廠來電,稱出于某些原因,設備產量沒法達到每分鐘100只,只能保證每分鐘80只的水平。意識到自己被忽悠,于國宏很氣憤,“三四十萬元的自動化口罩機一般都能(每分鐘)生產100只,我花了50多萬元,當初簽合同時就已經很委屈,又臨時變卦……”


      周圍轉產企業購買設備的慘痛經歷,讓更多的憂慮浮上于國宏的心頭。


      “我認識的一個老板,殘疾人,不太會用網購,花了13萬塊錢訂口罩打包機,約定2月15日發貨,等到快3月份了工廠還沒發貨。還有一個老板,花了四五十萬買回來的口罩機根本不能用。缺少一個零配件,機器就是一堆廢鐵,(工廠)不負責安裝,也不負責維修,什么售后都沒有。這個行業存在很多的坑、很大的風險。”于國宏說。


      在另一家名為“邵武云蕊日用品有限公司”的一個臨時口罩生產車間里,30多名員工,每天都從早晨8點上班,一直工作到晚上9點。


      這本是一個生產日用品的車間,原來的圍裙、洗衣袋等產品的生產原料都丟在一邊,口罩原料“反客為主”成了“主角”。


      已經好多天沒睡好覺的官建雄,是云蕊日用品公司的總經理,最近這段時間,他一邊忙著手工生產口罩,一邊忙著采購自動化口罩生產線的設備和原料,一邊還要忙著自動化口罩生產車間的改造,自己仿佛有了“三頭六臂”。


      應急轉型生產,缺乏經驗。員工們只能不斷地在生產加工過程中摸索、磨合,通過裁、剪、車等工序,一個個手工生產的口罩,越來越快地下線了。但為了可以生產出更多的口罩,員工和老板經常加班加點,疲憊不堪。


      但無論怎樣,各路企業正在讓轉產成為支援,也成為自救。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雨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