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8j1lb"></th>
    <rp id="8j1lb"><object id="8j1lb"><blockquote id="8j1lb"></blockquote></object></rp>
    1.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企業該如何挺過這波疫情"降薪潮"

      |原發: 企業觀察報

      放大 縮小

      見習記者/李汶佳


      自各地解除“封城”逐步復工以來,多數企業都已復產復工,實體經濟快速恢復,各項經濟指標也開始向好。但在這番積極景象之下,仍可以聽到某些“不和諧音”。


      近期,“降薪潮”這個詞火遍了各大社群平臺,每天都能看到有網友“抱怨”工資被“調降”,或自己被裁員。根據現有的消息來看,網友們所言絕非“空穴來風”。


      2月6日,線下IT培訓機構“兄弟連教育”宣告破產,北京校區的員工一夜之間沒有了工作。


      2月7日,北京知名的KTV行業龍頭企業“K歌之王”宣布將于2月9日與全體200多名員工解除勞動合同,如果超過30%的員工不同意,公司就將進行破產清算。


      2月10日,新潮傳媒宣布減員500人,占總員工數的10%,而且所有高管集體降薪20%,危機期間不拿績效工資,不用公款招待客戶。


      2月15日,教育公司松鼠AI的創始人栗浩洋宣布,全員3.5折工資5個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資,一月份工資統一減半。


      同一天,莎莎國際表示,計劃裁員及減薪3個月,高級管理層擬減薪四成,基層員工減幅10%至15%。


      2月17日,諾亞財富集團向全體員工公開了倡議書,宣布在疫情期間所有員工每月有5個工作日無薪休假,同時三位董事汪靜波、殷哲、章嘉玉主動降薪為零。


      緊接著,一封來自房天下董事長莫天全發布的降薪通知流出。通知的內容顯示,為了應對疫情,平衡和綜合各個方面的考慮,該公司欲采取非常措施,公司總部和地方主要管理人員工資減少三分之一、取消職務津貼、取消車貼;總部和地方主要全體人員工資減少四分之一。


      進入三月,一份上汽大通《關于2020年薪酬及福利調整說明(草案)》的文件在網絡上流傳開來。文件中稱,上汽大通人力資源委員會根據薪酬福利與公司經營績效掛鉤的原則,結合上汽集團的工作布置安排,從2020年3月起調整大通公司及技術中心全員的月績效獎金發放比例,取消年休假補貼和書報券、技術中心服裝費,調整高溫費發放標準等。


      3月9日,攜程CEO孫潔發出內部信。信中表示,從本月開始,孫潔與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將實行零薪。攜程公司高管層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業恢復。其他員工暫緩漲薪,服務部一線員工可正常調漲薪資。


      企業降薪是否合法


      國務院在2月11日召開了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中強調,將高度關注疫情時期的就業問題,防止大規模裁員。


      在2月28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人社部副部長游鈞便針對可能出現的“降薪”“裁員”問題表示,政府鼓勵企業和職工同舟共濟,一起渡過難關,直到企業和職工通過協商,采取調整薪酬、縮短工時等方式穩定崗位;政府還將通過社會保險費的減免、緩繳,失業保險金的返還等方式減輕企業的負擔,讓企業不去裁員或者少裁員;在遇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政府會指導那些的確需要裁員的企業,保證他們依法規范裁員,切實保障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我國《勞動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用人單位可以根據本單位的生產經營特點和經濟效益,依法自主確定本單位的工資分配方式和工資水平。但企業需對此承擔舉證責任,而不是口頭說明企業有這些情形就可降薪了,必須要提供企業生產經營狀況與簽訂勞動合同時的情形已經發生了變化的證明。


      為了進一步求證,記者向一位法律人士了解到,企業員工的勞動報酬同時受到《合同法》約束。根據相關條文規定,勞動報酬是勞動合同應當具備的條款之一,故企業的降薪行為其實是對原來簽訂的勞動合同中的勞動報酬進行變更。這就需要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采用書面形式變更勞動合同。同時用人單位必須注意,即使降薪,也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更重要的是,因特殊原因發生改變的勞動報酬應當在該原因消除后恢復。


      這就意味著,各大用工企業于本次疫情期間,在與員工協商一致的前提下,確實可以對員工工資收入進行一定程度的調降,但在疫情影響過后,應主動恢復到原有勞務合同中寫明的正常水平。


      如何才能讓殘酷事實不失溫度


      二十一世紀,是人才主導的世紀。因此,有理由相信任何會導致自己人才流失的行為,絕大多數企業在正常情況下都不會去做。本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所引發的“降薪潮”,對大部分企業而言是無奈之舉。


      降薪確實是一個殘酷的現實。畢竟,薪資的降低不僅僅意味著生活質量的下降,諸如水費、電費在內的必要支出會進一步壓縮可支配收入。不少人還背負著房貸、車貸等金融性支出,如無法按時繳納,會對自己的金融信用產生影響,從而導致未來可享受的金融服務受限。


      所以,怎樣“降薪”才能為普通員工所接受,企業需要給出的不是一紙冷冰冰的通告,而是一系列有溫度的切實行動。


      有“被降薪”的網友認為,如果確有需要,自己是可以接受降薪的,前提是公司要公開透明。他提出,企業高層應該公開當前公司的財務報表,供全體員工閱覽,讓大家核算一下公司的實際收支情況,看一看是否確有必要。若真的難以避免,應共同商討出一個更為合理的方案,這樣公司才有基礎共克時艱。


      值此艱難之際,有些公司老板愿意拿出其所持四分之三的股份與全體員工共持,以換取集體降薪。這樣大家便一起成為公司的股東。雖然工資拿得比以前低了,但每個人都是公司的“老板”。而且等到經濟恢復,公司正常盈利后,員工還會享受每年固定比例的利潤分紅。所以公司從上到下,對“降薪”這件事沒有怨言,更有信心突破當下疫情所造成的困局。


      專家對此表示贊同,認為上述方法在過去確有很多成功的實例,不失為是一種全員共贏的解決之策。若公司不愿意稀釋股份也可以通過暫時的“借薪”向員工舉債,并給出一個員工們可接受的利率,等公司緩過氣來再償還。即使償還不了也可以通過債轉股的方式折價抵消債務。這樣的行為比起單純的降薪更能帶動員工的積極性。


      2月8日,安徽老鄉雞餐飲有限公司微博發布的一段視頻迅速爆紅于網絡。視頻中,老鄉雞的老板束從軒撕毀了員工們親筆簽字畫押的不要工資的聯名信,他直言就算是賣房子賣車子千方百計也要確保他的員工們有飯吃,有工作做。束從軒之所以敢這么做,是因為他真的明白這些“上書”的員工才是自己的財富,才是自己企業的未來。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qygcbs@163.com


      返回頂部
      十八禁大全无遮挡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雨爱网